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通山资讯 / 正文

那些在通山街头渐渐消失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多少?


    生活在通山这座城市里,你是否还记得当年生意兴旺的弹棉花,炸炒米?你是否还能想起街头修鞋的师傅?这些曾经辉煌的行业曾是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对于历史,这些古老行业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它们也许仅是瞬间。有多少行业曾经辉煌一时,有多少行业曾伴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走过,又有多少行业正在逐步地消逝,淡出我们的视线?

剃头老人

    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剃头匠拿着锃亮的刀子在顾客的头上熟练地刮来刮去,印象最深的就是剃头匠手里那把锃亮的剃头刀和热气腾腾的大盆子。
    如今,在通山的剃头摊早已不见,剃头匠也很难寻觅到。在通山,各式的理发造型中心环绕着我们的周围,我们越来越少看到剃头匠了。据微信君了解,现在也只有在四街那,偶尔还能看到这样的剃头匠。他们专为附近的老人们“下火”,价格3~5元不等。边剃边聊,剃头,刮脸,掏耳朵,剪鼻须一套工序完成,顾客站起长长舒口气—舒服! 
    那么,通山现在还有多少剃头匠吗?他们要价不高,技术也不是那么的精湛,可能没法给我们更美的造型,却伴随着我们而长大,他们却变老了,渐渐消失在通山人的视线中。
磨菜刀

    小时候,街头巷尾,总是会有个师傅吆喝着:“磨剪子嘞,炝菜刀……”然后就兴冲冲的拿着刀出去磨,看磨剪刀的基本上是磨刀人扛一长凳,凳子的一头固定着一手动的磨砂轮,在磨砂轮上磨刀往往是磨刀的第一道工序---简单的打磨,然后还会在磨石上面粗磨细研,经过磨刀人手修磨的剪刀或者菜刀使用起来会得心应手。但是现在却越来越难寻找到磨剪刀的师傅喽,那种吆喝声也渐渐成了一种回忆。
    现在要找到这样修磨剪刀的工匠真是十分困难,小编曾在横石遇到过一次,也算是又一个渐渐消逝的行业,可是即使现在存在,它又能存留多久呢?
沿街叫卖挑扁担的

    这个小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小编妈妈说,她们很小的时候,总是有个人用扁担挑着东西,摇着拨浪鼓,然后挨家挨户的用收集鸡毛,妈妈她们把鸡毛给他,可以换糖或是水果吃,有的货担里还有针、线、发夹、花头绳、钥匙扣等物品。不过现在再也见不到了。连挑着扁担的货郎在通山也是很少见的了。
    似乎曾在洪港那里见过一次。在新业街等红绿灯的时候,曾碰到过,只不过他的担子里放的是圆珠笔,本子,好像都是学习用品吧。如今,这一当年的鼎盛行当风光不再现。“扁担郎”已逐渐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留给后人只能是记忆中的拨浪鼓声。
炸炒米

    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炒米了。那时候通山大街小巷里随处都可以遇见。而现在,你很少能看到炸炒米的,在各个乡镇各个老小区里估计还能遇到个年纪大的老人家,他们还在给你带来蹦蹦的声音,大约十多分钟,随着巨响和白色烟雾的升起,一颗颗大米就变成了香气四溢的炒米,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可是我们记忆童年里最美味的零食之一哦。炸炒米最好是用大米,炸出来的又大又脆。还记得那会我总是拿个大汤碗偷偷从米缸里舀一勺大米颠颠儿的跑下楼找老爷爷给我炸炒米。有时候傻乎乎的不知道一定要用大米好吃,家里换成了小米的米缸,我依然舀了小米下去换炒米,结果可想而知..你懂得。可如今,干这行业的人却越来越难见到了。
捏泥人

    这个在时代广场还时不时可以看见。小时候记忆里,摊子上有会有很多捏好的送悟空,猪八戒,凹凸曼之类的。现如今真的不多见了。记得小时候,总是喜欢买好多好多个泥人,然后收藏起来。民间的艺术还是需要传承下去啊!
耍猴

    以前在通山街头巷尾,有这样的表演,经常有一老头,领着一只猴来,然后叫猴抽烟或者弄别的给我们看5毛一次。有的有一两只猴子,一套锣鼓,一件衣箱,一件道具箱,艺人锣鼓一响,小猴就按既定的套路开始表演,滑稽可笑。
    小编过年的时候在大桥菜市场看到过,“耍猴”是注定要成为“渐渐消逝的行业”了!也可以说是已经消逝了。
裁缝

 
    如今在通山,想找个裁缝也难啊,民营小区附近还能看到做羽绒服的。毕竟不像小时候衣服都是做的了。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以前人生活条件差,衣服破了还会找裁缝补补,然后继续穿。
    而现在走在通山大街上,你是基本看不到有人穿着补丁衣服的,因为大家生活水平好了,对衣服啊什么的还是比较在意的。有时间补一件衣服,不如花钱买一件了。现在裁缝干的最多的也就是帮人家衣服改改尺寸做做睡衣什么的了。
补锅

    想想在咱通山,还有多少人家里会用大铁锅,破了还找师傅补,我们现在用的是高压锅,电饭锅,很少有人去补锅。现在在通山的街头,这样的行当几乎是没有了。
弹棉花


    弹棉花哎弹棉花,半斤棉弹成八两八,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这首流传已久的民谣,还停留在老人们的记忆中,可是弹棉花的手艺却渐行渐远。
    现如今,空调被、羽绒被、毛毯等涤纶纤维制品相继出现,古老的手工弹棉花技艺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尽管现在机器做的被子也不错了,但是年纪大一点的人还是喜欢选择手工做的。听妈妈说,小时候家里的棉被都是这么被弹出来的,又厚又暖和。如果遇到手艺好一点的,棉花还能重复利用。
修钢笔


旧时的人们崇尚节俭。钢笔坏了能修则修,修钢笔大都“立等可取”。当换完笔尖、笔杆和皮胆,一支被损坏的钢笔就获得“新生”了。如今计算机的普及和笔业的发达,钢笔逐渐被代替,修钢笔就自然地被社会淘汰了。

衰落,是手工艺在面对现代化浪潮时
不可避免的命运
这些街头老手艺
已经渐渐淡出了现代化城市的舞台
但它承载的那份文化
凝固的那份记忆
保留的那段岁月
却让经历过的人们久久难忘
你的记忆中,有什么挥之不去的场景?

图片来源网络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创青春】NO.1 青创会(筹)组委会走访通山水晶工业园的优秀企业

上一篇:苦等一年,终于迎来大通山最美的秋天!!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